美文网

浮念

导读 : ?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muplayer('audio').setup()$(function(){if($("#audio").attr("audio-url")...


祭花焚雪,孽火缘。远方为家,带月归。

应念前尘也罢,浮生未歇唱落花。假如,伏念沧桑,又该怎么想。

若者,你原来去了这里。

最后等待荼蘼花开的季节。

可惜,

残像催帘,风铃唏。

哀心歌,壮行悲伤。输光了梦,唯有徒留无尽晚楼妆。花一轮,风过往,换了行囊,奔赴远方。

一再走过,一再过往,谁会不信那谎言的悲伤?

命运如此,蝴蝶的翅膀,牵引出一场风暴的感伤。很久以后,如果还相信相爱也可以分手,那么那个位置是否还在空荡?还是,尘归尘土归 土,早已梦断天涯陌路。回忆的秋瑟,仿佛在说,你是你,我是我。

钗头凤,年年岁岁茫茫你,茫茫我。踏花落,覆尽秋水,倾尽天涯。寻寻觅觅的只求葬落一哪怕场过客的江南。

一曲高歌,洗净思绪。似水年华,过即无痕。念生如此,不尽惘然。

听得见的

流水,听得见的飞鸣。问南国何在?蒹葭谁采?

再回首,不知到底是远了,还是近了。大多沧桑都怕人细细数来,可细细数来只怕大多转身沦为沧桑。

后来渐渐习惯,不再见的出发。去一个将成为你再也到不了的远方,亦或是一种叫咫尺的天涯。。

即使有天,偶然相遇,那时可能不会追究谁是谁?举世暧昧,终是一场作茧自缚的幕剧,逃不了蒲公英沦为飞絮的命运。

下一个天明,

落木丧飞 , 枯黄花去

年华复合而已,却早已不再年轻。

不在的路口 , 街灯依旧。

走过的桥头 , 栀花瑟瑟。

是覆夏难留 , 还是秋水太瘦?

泣涕长风,涂旧时光。怨旧时光,长逐悲伤。

天涯一水,此生茫茫。逝花冷月,一地尘霜。

怒石三生,南国依旧,红豆依旧,却已成过往。

都说烟花易冷,有时却是,日夕不放。

抽黑白思,织此恨绵绵无期长。


上一篇: 曾经醉美
下一篇: 春雨润无声
隐藏边栏